头部banner

父亲的树

出自: 2009年第7期
字体: | |



  那个与往年没有任何不同的春日,父亲从远在几百里外的故乡赶来看我。父亲老了,他根本记不清楚自己究竟第几次跟我唠叨家里那棵枣树重新发芽的事了。

  入夜,朦朦胧胧听见小雨点儿拍打窗棂的声音,以及父亲沉郁的鼾声,如同一支古典乐曲。我能记住这棵枣树时,已经五岁了。

  那时的阳光多好啊。深蓝色的瓦屋,黄赭色的矮墙,组成了四四方方的小院。透过树林的间隙可以望见瓦蓝的天、飘逸的云、晶莹的星和微红的日。枣树就长在院子的显眼处,很灵性地撑起一片天空。多年以后,父亲每每谈及这些情景总是满脸笑意,总是嗔怪说幼时的我脾气如枣树一样倔。

  树龄跟我一样。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全国优秀作文选(美文精粹)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