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banner

离别

出自: 2015年第11期
字体: | |


  每一次离开母亲,我都是难过的。这一次更是如此,甚至有些悲伤。

  临行前,大姐试图与我讨论母亲百年后的一些安排。我非常不高兴,很生气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愿意理睬她。

  事实上,我知道大姐是对的。母亲已经85岁了,自3年前生了一场大病后,身体状况一直欠佳。最近一段时间,她经常大小便失禁,时常处于意识混乱的状态,甚至已经不认识身边的至亲近友。许多亲朋好友都认为是时候该考虑母亲的后事了,但我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承认这一点。我反驳的最重要的证据就是,无论我什么时候出现,她都能清晰地说:“你是我的满崽(湖南方言,指家里最小的儿子)。”

  我是母亲的 ……阅读全文

刊社简介 | 联系我们 | 广告刊例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主办: 全国优秀作文选(美文精粹)杂志社 Copyright◎1997-2018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